无信号仪器

咸鱼写手 在线挣扎(。

来玩٩( 'ω' )و

顾璃依:

长蜂联文企划#荒野求生#正式开始!


规则:一周内完成接龙at长蜂主页或在LOFTER发布(不用的可以代发),字数在3000字左右。CP为长蜂only,可以有审神者及其余刀剑男士出现,但不要出现拉踩等行为,如果非要出现反派,请自行捏造姓名。为了防止空间叙事跳跃得太厉害,每一篇后面都应该给出两个关键词和一个禁止事项(比如,关键词:书、房间、解密等,禁止离开建筑,禁止使用交通工具等),该关键词和禁止事项仅针对下一位接龙成员。


有意者欢迎私信微博@ 长蜂推广主页,或在LOFTER私信联系我。


另外,参与接龙的诸位请注意,本篇接龙有可能被收录入新的长蜂合志,如果确认收录,将邀请您加入群中商议后续。


由于第一棒企划尚未完善,下一棒截止时间会适当推迟,死线:2018/7/31晚22:00



每晚都在爆肝画画 感觉身体被掏空_(:3」∠❀)_

【长蜂】三色堇(现代架空)

是试阅!

长蜂合志《White Lily》就要和大家见面啦www主催小姐姐说可以放试阅所以我就挑了一段嘿嘿嘿(๑‾ ꇴ ‾๑)

(而且也是因为我失踪太久了

以上



蜂须贺虎彻,一个纯粹而无趣的理科生,即使非要他欣赏点什么艺术,他也会选择西方的或者现代的,由此可见他本来就对祖国的宝贵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产物没多大的兴趣,小时候又和家里人一起移民到了西方某国,从此更是数典忘祖,一直到二十多岁博士都毕业了,这才第一次起了回国看看的念头。

就是想回国看看,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民族文化什么的——他一路都在用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催眠自己——才不是因为那个男人!

他是想要否认爱屋及乌,但又偏偏订了几年前回国的义兄长曾祢开的客栈的房间,来到一座他本不应该会喜欢的古城,在陌生的巷子里找寻目的地的时候,心里觉得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甚至漂浮在阳光里的尘埃都新奇可爱。

这些东西应该受宠若惊,它们都是因为沾染上了长曾祢的气息才获得了蜂须贺的感情。

蜂须贺终于找到了这家客栈的大门。他的心跳加速了起来。他知道谁在这扇门后。

他一路在看的,每一笔都干净清楚,线条流畅、字迹工整的手绘地图也是这个人画好之后拍照发给他的。

他对这个人的感情绵长而悠远,深沉而克制,厚积而薄发,此刻却有点收不住地快要泛滥成灾了。

实在是太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即使再热切地偷偷关注这个人的每一条动态,在每个生日、节日或有点什么事的时候最快联系上这个人,傲娇地表达祝福或关心,也终究是隔着大半个地球、一条长长的网线。

没有当面说的话蕴含不了足够丰富的情感,没有当面见到这个人就安慰不了他思念的心。

想想以前,这个人的房门和心门总是对他敞开的。

他希望这次也一样,他敲门,长曾祢就会来开。

“笃笃。”

几秒后,门内传来他熟悉的脚步声,十几秒后,店主英俊的脸出现在打开的门后。

蜂须贺一瞬间把他自己刚刚沸腾起来的情绪都一口凉气吹冻住了,他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太过于兴奋,毕竟他以前在和长曾祢相处的时候表面上也总是一副冷漠疏离的样子。

门内的长曾祢先是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露出了一个微笑:“等你好久了。”

这句话和这个微笑让蜂须贺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几年前的家门口,仿佛他们之间没有隔着这几近空白的几年,而只是两人分别出门去上课或者自习,长曾祢先回到家做好饭等他一样。那时的长曾祢也是这样,长曾祢总是这样,说这样带点撒娇意味的话,露出温暖又宽容的笑,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却还要保持乖巧,但又不甘心,非要表达一点点不满以获得主人的补偿和奖励的大型犬。

蜂须贺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手足无措。以前他是怎么反应的呢?一时又想不起来,只好“嗯”了一声,提起行李箱就往里走。好,这下想起来了,他以前会自然而然地把肩上的书包拿下来甩给长曾祢,仿佛那是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从门口背回房间就能累死他。

所以说,他又做错了,蜂须贺懊恼着。他就像一个想要沿着雪地上来时的脚印往回走的人,可新下的雪把脚印盖得影影绰绰,他踩下去再抬起脚才发现踩偏了,新脚印别别扭扭地印在旧脚印上,不能完全重合的轮廓逼死强迫症。

他们是真的回不到从前了吧。长曾祢可能也发现了,因此他在蜂须贺吃力地提着行李箱迈过门槛时,没有像从前一样热情地迎上去帮忙;当蜂须贺在他身边站住时,他甚至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点,拉开一个拘谨而克制的距离。

然后,在接待别的客人时可以自然流畅地询问对方旅途是否辛苦,向对方介绍客栈的具体情况和住店的一些小要求,顺带给对方一份口头的古城游玩攻略,说完这么多话还一口大气都不喘的店主,现在竟然忘词了。

于是他明目张胆地看着蜂须贺,发现他记忆中青涩得有点阴柔的少年长开了,长高了不少,以前十分单薄的身体上覆盖了一层大概是新练出来的肌肉,终于能把休闲衬衫撑起来一些了;那精致的五官多了几分英气,变得更加俊美,还是有点攻击性的那种,即使搭配上那一头柔顺的紫色长发也不会再让人认错性别了。蜂须贺眉眼之间淡淡的疏离和从前几乎一模一样,但又有什么东西不同了,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是会让他帮忙拿书包或帮忙做别的事,用这样仿佛很隐晦其实大家都懂的方式跟他撒娇的。

而现在……眼前的蜂须贺还是他的蜂须贺吗?

这个问题令他感到恐慌,他紧急刹车,不让自己往更深处想,并且急急地开口:“嗯……我带你到房间去吧。”

“嗯,好。”蜂须贺应了一句,把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

也就几步路。本来长曾祢想找回当店主的感觉,给蜂须贺介绍一下客栈的布局结构以及某些实用又好看的设计的,但他还是没记起解说词,只在路过那个种着三色堇的小花圃前停了一下,对走在两个身位后的蜂须贺说:“这是我为……我种的三色堇。”

一直盯着他后脑勺看的蜂须贺终于舍得移开目光,往那片开得鲜艳可爱的花上扫了一眼:“哦,很好看。”

他们又走了几步,就穿过了这个不大的院子。

长曾祢推开一楼那间看起来很大的房间虚掩着的门,里面一张Kingsize的大床呈现在两人眼前。

长曾祢一手撑在门上,说:“进来休整一下吧,我去准备晚饭了,别看天还没黑,其实快到晚饭时间了。”

蜂须贺乖乖地走进房间,又转身目送长曾祢带上门出去。他把行李箱推到墙边,却不急着开箱子,而是先在房间里走了一圈。

他在进门的一刹那就知道这是谁的房间了。这整个房间都散发着他无比熟悉的,只属于长曾祢的气味,也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气味。然而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他似乎猜错了——

这个房间铺的是长曾祢喜欢的木地板,却在床边、沙发边、窗边都放了他喜欢光脚踩上去的长毛地毯;那个沙发虽然罩着的是长曾祢钟爱的民族风的布,但本质上是他每次去逛宜家都一定要到上面去坐一坐的布艺沙发,柔软的程度都是他最心仪的;衣柜里放着长曾祢的衣服,却空了另一半,浴室的架子上挂了长曾祢的洗脸巾、大浴巾,每一条旁边都留了一定的空位,两个同款的牙杯靠在一起,只有一个里面插了牙刷……蜂须贺又走回门边,地上放着两双情侣款的居家拖鞋,他脱掉脚上的鞋子,踩进那双小一点的拖鞋里,刚好合适。

他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自己都没发现的安心的笑容。

然后他毫无形象地瘫倒在舒服的布艺沙发上把手机上没看过的消息都看完,接着站起来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归置好,最后走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拿浴室里放着的,他最喜欢的手工香皂洗澡后,蜂须贺单方面觉得他和长曾祢之间的隔阂已经消弭了不少,他逐渐找回了曾经面对长曾祢时的心绪,暗自用长曾祢布置这个房间的功劳弥补了长曾祢刚才与他保持距离、令他忐忑不安等种种过失。

因此他特意没有把头发吹干,只用干布随便擦了两把。像被雨水浇淋过的紫藤花一样湿漉漉的紫色长发垂下来,贴在他新换的衬衫上,晕开大片的水痕,将布料变成半透明的,隐隐约约露出下面的肉色;几束湿发垂在他的脸旁,使他本来就不大的脸看起来更加小巧精致,几缕湿发粘在他脸上,沾湿了他的脸颊。

长曾祢礼貌地敲门,获得同意后推门而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蜂须贺,柔和的灯光和水汽让他的脸看起来年轻了几岁,干净纯洁却又性感得要命。

长曾祢下腹一紧,鼻血差点流出来,话都说得磕绊了:“来,来吃饭吧。”

蜂须贺闻言一挑眉,面无表情地看着没有跟上他的节奏的男人,心里万分不满地走出了房间。长曾祢竟然忽略了他的头发还湿着这件事,或者是意识到了也没有主动过来帮他吹头发——这可是长曾祢以前最喜欢也最擅长做的事之一——莫不是还停留在那个陌生拘谨的状态,可恶,这下他又吃不准长曾祢到底在想什么了,难道并不是像他理解的那样,对他还很有感情吗?

蜂须贺不高兴地趿拉着居家拖鞋走到院子里,瞪着在前面快步走带路的长曾祢的背影,在心里气愤道:两个人吃饭急什么?

没错,两个人吃饭是不用急,但他们不是两个人吃饭。长曾祢的客栈是大家一起搭伙吃饭的。长曾祢或者他雇的帮手小琪会买菜做饭,房客每人交点钱就可以在客栈吃饭,当然最好是有会做饭的房客帮忙,来自天南地北的房客带来祖国各地的菜式,大家围坐在客厅的大饭桌边大快朵颐,其乐融融,有一种一家人团聚的感觉。很多旅客喜欢这样在异乡体会家的温暖,长曾祢本人也挺喜欢这种形式,他总是热情洋溢,和大家打成一片,只不过,今天他是心事重重地落座的。

他和蜂须贺坐在一起,桌上都是已经住了几天、相互熟悉了不少的房客,还有一个听他提起那个传说中的恋人次数最多的帮手小琪。

新的房客到来一般都会自我介绍一下,而蜂须贺显然没打算这么做,他在国外是参加过聚会,但从没遇到过这样的阵仗,近十双好奇的眼睛盯着他看,他又还沉浸在对长曾祢的愤怒中,只好沉默地盯着碗吃饭。

小琪的眼睛也在那些好奇的眼睛之列,她通过年轻女孩子特有的直觉发现了问题:长曾祢和这个新来的、长相极其俊美的青年关系不一般。据她所知,长曾祢虽然看起来英俊潇洒、放荡不羁,有时候开起玩笑来也荤素不忌,但他其实举止非常得体,很有绅士风度,在帮助和照顾房客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一点点逾矩或者令人想歪的行为。

而眼下,他给那个青年递碗、布菜,没事还紧张兮兮地盯着人看——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对普通房客会做的事的范畴。

小琪略一沉吟,眼睛一眯,不问新来的青年,反而问店主道:“老板,这位是谁呀?”

此话一出,长曾祢和蜂须贺瞬间屏住了呼吸,而刚刚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的房客们都竖起了耳朵。

长曾祢心想:糟糕了!刚刚一个没忍住就给蜂须贺夹菜了,还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呢,竟然又被这个小妮子发现了端倪!

蜂须贺的心怦怦直跳,紧张得像等候发落的犯人。长曾祢会怎么回答呢?当初他们似乎也没有给过对方明确的名分,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在一起,现在长曾祢还会认吗?还喜欢他吗?长曾祢会不会已经放弃他了,甚至移情别恋了?他忍不住用饱含担忧的目光望向身边的男人。

而被所有人注视着、等待着他的答案的长曾祢更紧张,他根本不敢看蜂须贺,因此也看不到那足以说明一切问题的目光,他兀自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决定,想着哪怕蜂须贺已经对他没有那种感情了,哪怕蜂须贺下一秒就站起来反驳他、打他的脸,哪怕给蜂须贺现在可能有的那一位戴绿帽,他也想要、也只能这么回答:

“他是我的……”

蜂须贺闭上眼睛,想:说“弟弟”的话,就跟他同归于尽好了。

“……恋人。”

TBC.


全文可能会在合志完售半年以后放出哒ヽ( ̄▽ ̄)و


【苍银弓骑】不应当,我只是一只斯芬克斯幼崽啊

老了老了,卖萌都不顺手了QwQ但还是想为苍银弓骑产粮w

逻辑可能不通,私设如山,OK的话祝食用愉快啦(*╹▽╹*)


正文: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斯芬克斯幼崽啊

恐怖的代名词,呼啸的劲风与吞噬万物的阳炎!天空的化身!只有神王奥兹曼迪亚斯才有资格驱使的,神王神威的彰显!我就是——

斯芬克斯!!!……的幼崽。

啊……主人的台词还真难背啊。

唔,还好主人听不见我的心声,不然这样的偷偷吐槽就要被他发现了。

但我能听见他的心声哦(虽然只有他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比那只叫芙芙的,猫不猫狗不狗狐狸不狐狸的野兽要更通人性一些呢!是不是就要威胁到它迦勒底吉祥物的地位了呢?说不定本来我的人气就比较高吧!

哈哈哈,毕竟我是圣兽嘛!

……唉,可是圣兽也是有苦恼的,我最近时常希望我并没有听见主人的心声这项被动技能,原因嘛……说来话长,不过反正我也没事,又不能像芙芙一样跟着主人一起灵子转移(这个词没记错吧?大概就是到处去旅游——我只有一点点羡慕哦),就说说呗。

二十多年前,主人回应某位魔术师的召唤,离开英灵座去东京参加了第一次圣杯战争。

很难过,我因为太小了,没什么能力,所以不能跟成年斯芬克斯一同前往,供主人驱使,为主人的阵营建立战功……啊,更难过的是,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这么小。唔,不过往好的方面想,我还是这么可爱,哈哈哈!

扯远了……当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魔力被阻隔还是怎么样,留在英灵座的我无法准确地感知主人的想法,只能隐约察觉,他的心境在某个时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仿佛被巨大的斯芬克斯的头颅冲撞了一般,情绪剧烈起伏;又仿佛被倒立的金字塔从上而下地扎穿,影响深入心底(后来我惊奇地发现事情果然和他的坟头有关,我真机智)。

我也不禁随着这阵精神层面的起伏和震动上蹿下跳,坐立难安。

那时的我年幼无知,不怎么识字,在主人看石板的时候只知道趴在他的膝头睡觉,因此在多年以后,我抱着主人的大腿来到迦勒底,认识了那个橙色头发的(有点疯疯癫癫的、混乱邪恶的)小姑娘,并和她一起看了不少情情爱爱的电视剧和小说之后我才知道——

主人当初的剧烈反应,显然是一见钟情啊!!!

由于英灵座在时间轴之外,没有时间概念,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主人回来了,根据他的回忆,应该是一见钟情(就这么认定了)后没过多久。

无论在现世战斗的形容多狼狈,回到英灵座的英灵也还是保持着不变的光辉容貌,主人也一样,回来的时候外表并没有变化,对我一如往常地仁慈纵容,稳稳地接住了往他怀里扑的我,允许我蹭他形状完美的腹肌,在他身上爬来爬去。甚至他日常的言行举止也没什么变化,爽朗(魔性)的笑声依旧散发着令人拜服的君主威严(魔音灌耳是这样的)。

但我恢复了倾听他的心声的能力,所以知道,他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他的心声里开始反复出现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阿拉什。

谁?我疑惑地对主人偏了偏头,抬起后爪挠了挠自己的脖子。

『一名勇者……』主人在心里回答,『真正的大英雄,唯一拥有与余一同战斗的荣耀的勇士!』

主人似乎越说越激动了呢。

『余从未见过这样英俊健壮、气息干净而不失雄性气魄、笑容单纯而美好之人!虽然只见过寥寥几面,勇者的笑容也非是对余展露,但毋庸置疑!那笑容绝对是除了身为太阳的余之外最耀眼的东西!!!……』

呃……主人好像停不下来了呢。

嘛,总之,主人对这位大英雄可以说是念念不忘了。

没有时间概念的我不知道他又这样痴汉了大英雄多久,在英灵座上查阅了多少与大英雄相关的资料,我知道他除了大英雄灿烂的笑容、强劲的实力、结实的肌肉外还赞美(其实应该是肖想吧?)了大英雄的哪里但我不说,反正终于有一天,一个召唤阵结束了他对与大英雄重逢的漫无止境的等待。

那个召唤阵看起来挺简陋的,估计是个新手魔术师,但主人却瞬间通过两个召唤阵之间的魔力连结,感受到了来自连结另一端的些许气息。

“这个气息是……勇者?!!!”他忍不住惊呼出声,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召唤阵里,我只来得及堪堪抱住他的大腿,在现界的瞬间躲进了他宽大的裤腿里。

『勇者!恭迎余的到来吧!期待与余的重逢吧!……』

主人一直沸腾的心声在看清召唤阵前的人时戛然而止,反倒是那个橙色头发的小姑娘,也就是主人现在的御主咕哒子,看到主人后立马抱紧了身边紫色短发的眼镜娘玛修,激动得涕泗横流,语无伦次。

『嘛……想必勇者也是回应了此人的召唤了,无妨,一定很快就有相见的机会了。』

主人在心里安慰完自己,公事公办地念起了召唤语音:“余乃奥兹曼迪亚斯,万王之王。全能之神啊,见证余的功业吧!——折服吧!”

唔,咕哒子看起来已经非常折服了呢。

她的心情平复了一点之后,一边给主人介绍迦勒底和现世的情况,一边领着主人向分配给他的房间走去。

主人在听说只有一个房间时表示极度不满,但在听说可以用魔力任意改造,甚至可以在内部扩大空间后勉强点头接受了,便跟着咕哒子走。

主人真厉害,我挂在他小腿上他都还是健步如飞。

……啥?我为什么躲着不出来?

才不是因为害羞怕生啦!我只是不确定主人想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而已。

走着走着不知道到了哪里,主人突然脚步一滞,心如擂鼓。

『勇,勇者!勇者的房间!!!』

“诶?”咕哒子发现主人走得有点犹豫,便停下来问,“怎么了,法老王?您也认识大英雄吗?”

『认识啊!当然认识啊!!!你以为余是为了谁才来这个冷冰冰的、建筑毫无美感的地方的啊?!!!』

主人在心里咆哮完,表面上还是极力维持庄严稳重的形象:“嗯,是的,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时过境迁,立场也变化了,暂且没有相认的必要。”

我来翻译一下,主人的意思是,他很紧张,还没有做好见到朝思暮想的勇者的准备所以就先算了吧。

但咕哒子听不见我的翻译,她被糊弄过去了,正准备接着往前走,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我急忙撩起一点主人裤腿偷看。

“早上好,Master!又召唤出新的英灵了吗?这位是……???”

那个和主人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高大英俊、褐肤黑发的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热络地跟咕哒子打招呼,露出主人最难以忘怀的灿烂的微笑,并在看到主人的一瞬间微微怔住了。

但我此时没有心情去管他的反应了,主人!主人内心的声音消失了!

一片死寂。

唔,主人好像已经……大脑当机,一片空白了。

难得一见的呆呆的主人好可爱啊。

说不定大英雄阿拉什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的脸可疑地红了一下,稍稍收了收下巴,摸着后脑勺笑道:“……‘那时的’法老大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勇,勇者。”

“诶?法老大哥还记得我啊!”大英雄笑得更灿烂了。

主人的心跳也更快了!

“那,那是自然!毕竟是曾经与之一战的对手!而且余对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和气势的英勇之人总是印象深刻的。”

明明是只对眼前这位印象深刻吧?!主人您敢说您还记得别的从者的名字吗!

“那太好了!以后在同一阵营,请多多关照啦!”

『关照!勇者说他需要余的关照!』主人的内心已经欢呼雀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勇者这么说,那,那余就允许了。”

今天的主人,呃……怎么连笑都笑不顺畅了。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用我的荧光肉垫拍拍他高贵的头颅告诉他,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嘛,毕竟是见到偶像的迷弟。

偶像似乎还有事,又和咕哒子寒暄了几句就走了。

主人一边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希望能多看他几眼,一边则巴不得他赶快走别再看到自己更蠢的样子了。

还好,到了新房间的主人,分了一部分注意力在用魔力还原他金碧辉煌的寝殿这件事上,才没有一直为了那个男人心神不宁。

而当他结束了工作,把原本空空如也的房间变成“勉强能住”但“以后还得继续完善”的样子(唔,法老王的“勉强能住”你们懂的吧?)后,又开始……

『勇者的笑容果然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灿烂!不!更加灿烂了!更加接近余的太阳的光辉了!啊,勇者的笑容应当作为宝物被余收藏起来啊!』

『勇者是去干什么呢?锻炼身体?磨练箭术?余应当去视察一下……不,不能贸然行动了,余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在勇者面前展现最完美的法老王形象!至少,说话绝对不能磕绊!』

『勇者是要去战斗吗?余应当尽早提出,不,恩准那个——唔,咕哒子?是叫这个吧——让余上前线与勇者并肩战斗啊!』

『勇者……』

『勇者……』

『勇者……』

说真的,我的耳朵要不是是黄金的,可能已经被“勇者”这个词磨出茧子了……啊,不对,我其实是用魔力感受到主人的心声的啊。

好吧,比起那些细节,更重要的问题是,主人的愿望落空了。

因为刚作为从者现界,主人拥有的力量还比较少,按咕哒子他们的话说是等级不够,所以不能直接上战场,只能先不定时地吃一些含有魔力的食物(我后来偶然听见咕哒子称之为“狗粮”,这件事还是别告诉主人了)来提升等级,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材料来进化灵基、加强技能。

『虽说法老在大地之上没有不可能,但事关余在勇者面前的形象,还是谨慎为好……但仅仅是按Master的安排去做未免也太过被动,余不知何时才能合乎情理地与勇者再次会面……哈哈哈哈哈哈哈,余作为最强的法老,光芒万丈的太阳,果然也拥有想出解决办法的智慧!』

诶?!主人在想什么?什么办法?!拿下大英雄的办法?!!主人您看着我干什么?!!!

……

于是几分钟后,我心情复杂地走在迦勒底的走廊里,为了主人的幸福隐去了身形,也就是放弃了让更多人或者从者看到我可爱的样子、爱抚我、投喂我的机会,并即将做出更有辱圣兽斯芬克斯的智慧的事情。

凭借对路线过目不忘的能力和超强的方向感,我很快找到了大英雄的房间,然后……扮演一个路痴。幸好迦勒底的建筑布局是真的有一点复杂,有路痴小动物迷路应该也是合情合理的。

“咚咚咚!”因为肉垫敲不响门,我只好用黄金的脑袋去撞了撞门。

不一会儿,大英雄打开了门,他探出头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在那高达约一点八米的视野里空无一人,他疑惑地准备关好门,我只好扒住他的大长腿,往他身上爬。

“诶?!这个小东西是什么?真可爱呢!”他发现了我,双手把我举到可以和他对视的高度。我近距离看着他英气的眉毛、黑亮的眼睛、笔挺的鼻梁和微翘的嘴唇,不禁感叹主人的眼光也确实是很不错的。

“怎么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他问我,“……等等,我应该先问你是什么生物,主人是谁吧?嗯?”

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就伸出小爪子在空中乱划拉,歪着脑袋恶意卖萌。

“诶……我觉得你看起来还是挺眼熟的,这颜色,还有,这样的配饰,总觉得和什么人好像,或者在哪里见过……”

他又看着我想了一会儿,嗯,他认真思考的样子也非常的帅气!

“!!!是法老大哥吧?!你是法老大哥的宠物吧!那个……他之前驱使的巨大圣兽是你的爸爸妈妈对不对?!”想出了答案的大英雄兴奋不已,像第一个站起来抢答老师的问题的小学生一样。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但也忍不住赞叹他的机智。

智勇双全的大英雄——主人真是太会看人了啊!

我点了点头,甩了甩蓝色尾巴上的金色球球,往他身上扑。

他把我抱在怀里,轻轻抚摸我的背部,问:“你是不小心走到这里来的吗?”

不是,我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回答。

“你记得回去的路吗?”

记得,我一边摇头一边在心里回答。

“唉,那我只好把你送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不太想去……啊,你别跟你主人告状哦。不是不喜欢他、不想见到他什么的,而是……啊,总觉得不太好意思呢……”

我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但……不太好意思是怎么回事?!难道大英雄对主人也……?!!!

大英雄抱着我,在迦勒底七弯八拐走了好一会儿(我其实知道路,但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终于找到了主人的房间。他敲了敲门。

主人很快开了门……主人?!!!

照理说我和主人朝夕相对,应该已经对他俊美无俦的容颜和完美无瑕的身体熟悉得视而不见了吧,但我今天还是被狠狠地闪到了?!

我一眼就看出,主人今天用的眼线笔是他最喜欢的,还带了一点金粉的那支;他只穿了贴身的一层衣物,看似是随意的家居服,其实是心机的露出大片腹肌的黑色紧身衣;还有他淡淡的、克制着惊喜的表情,一看就是刚刚对着镜子练出来的。

『成功了!把勇者骗过来了!!!果然余的方法就是这么有效!嗯,可以表扬一下你,做得不错——啊,勇者还是这么帅气!这么快找过来方向感肯定很好!啊,勇者的肌肉……抱着圣兽幼崽的样子是这么有安全感!勇者……勇者……』

我正想因为被主人表扬了而开心一下,没想到他提到我也就那么一句,剩下的都……唉……

“勇者?你可是捡到了走失的圣兽幼崽?”主人挑眉开口道。

“哇!果然是圣兽幼崽!我猜对了呢!”大英雄高兴地托着我往上举了一下,又对主人说,“是的,法老大哥,这个小可爱迷路了走到我房间外面,我猜想它大概是你的宠物,就把它送过来了。”

『不敬!怎可如此称呼圣兽幼崽!啊……小可爱……余竟然也想被勇者如此称呼?!那,便原谅他吧,如果他有一天也能对余亲昵至此的话。』

“很好!余便允许你近身将圣兽幼崽呈上吧!”

“哈哈哈,好的。”大英雄说着就往前走了两步,把我递了过去。

『噢噢噢!勇者!勇者靠近余了!』

主人激动得接过我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啊,没有能够碰到勇者的手,罢了,这是小遗憾,以后必然还有机会,毕竟位居神王的余是无所不能的。』

“余非常满意,勇者,有什么需要余赏赐于你作为答谢的吗?”

“答谢?哈哈哈,法老大哥太客气了,只是帮一点小忙,不需要的,那,我先走了?再见!”大英雄有点腼腆摸了摸后脑勺,退后几步,转身离开了。

主人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呈弧形的走廊里。

『不需要答谢?勇者真是无私奉献的英雄啊!这个方法看起来不错,多实行几次,小忙累积成大忙,说不定就能让勇者接受余的答谢了吧!嗯,就这么办。』

主人摸着我星空一般的皮毛,心里想的却是怎么继续利用我去追男人,唉……

但作为一只服从主人命令的优秀圣兽,我第二天也还是故技重施,跑到大英雄的门口去装傻卖萌了。

这次大英雄小小地表现了一下惊讶,还是抱起我往主人房间走了。

因为认识路了,他走得比前一天快,快到主人的房间之前还抚摸着我的背说:“下次不要再迷路了哦,或者,你认路吗?下次要学会自己走回来哦。”

我假装委屈地摇摇头,又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

“哈哈哈,好吧,可能认路对你的要求太高了。没事啦,反正我也……嗯……还挺喜欢把你送回来的……啊,我在说什么啊?哈哈哈,别告诉你主人哦。”大英雄无奈地微笑着说,脸色有一点红。

我乖巧地点点头,然后转头就把他卖了。

送走大英雄回到房间的主人听到大英雄的反应,大喜过望,决定再接再厉,就用这一种方法拿下他。

这样……真的可以吗?真的不会太明显刻意吗?而且这样根本不会有进展吧?我偷偷觉得主人怕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但我还是照做了。

果然,没过几天,大英雄就察觉了,这天他没有立即把我送回去,而是把我抱进了他自己的房间,放在软垫上,用箭的尾部的羽毛逗我玩。

玩着玩着他突然问:“诶?小可爱,你怎么老是迷路啊?还总是迷路到我门口?”

!!!怎么办!虽然我知道这一刻的到来是必然的,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啊?!!!

大英雄又把我抱起来,脸凑到我跟前,接着问:“是不是,你主人叫你这么做的啊?”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摇头!可是!大英雄英俊的面容!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澄澈的目光!充满信赖的微笑!!!我怎么能对这样的人撒谎呢!啊,说不定承认的话主人也不会怪我?说不定还对他们的关系有利?说不定……

反正我点头了!

然后发现自己可以说是专业的二五仔,不对,专业的双面间谍了……

“这样啊,”大英雄并没有表现出很惊奇的样子,他微微颔首,喃喃自语道,“那……如果把你扣押在这里的话,他会不会主动过来呢?……唉,算了。”

于是大英雄又抱着我走到了主人的房间。

这次,他没有简简单单地把我放下就走,而是一手撑在门框上,凭借身高稍稍俯视主人道:“其实,法老大哥要是想见到我,可以直说的。”

『诶?!!!』主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而且和上次一样,他的大脑又断线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怎么了?”大英雄见他呆呆的,连忙手足无措地问,“是我太唐突了吗?对不……”

“没有!”幸好主人及时回神,激动地回答,“勇者大可不必担心,只是余比较欣赏你提出的这个觐见的要求罢了!那么余就特许你可以在任何时候来觐见余,或者是在拾到走失的圣兽幼崽时立刻来觐见余!”

“哈哈哈,是这样吗?那太好了,法老大哥!”

『!!!勇者!勇者的笑容!!!这可是勇者第一次对余露出如此灿烂而会心的笑容!噢噢噢!果然余的策略就是如此的有效!余和勇者之间关系的进展就是如此的迅速!』

呃……真的是这样吗,主人?算了,主人都没想起要质疑我是否出卖了他,我就不要提这茬了。

从此以后我的任务就从假装迷路到大英雄的房间去恳求送回变成了堂而皇之地跑到大英雄的房间去要求送回了。

而大英雄除了每次都把我送回主人房间外,有时也会主动上门来找主人,不管是哪种情况,主人都会留他在房间里坐一段时间,拿出用魔力幻化出的埃及食物招待他,与他天南地北地聊天,作为回礼,他主动上门时往往也是带着一些特别的食物或者小玩意儿的。

好景不长——也不能这么说,应该可以算是一个带来发展的转机吧——有一天大英雄抱着我回主人房间的时候迎面碰上了Master咕哒子,我连忙隐去身形,可还是被发现了。

“诶?大英雄!刚刚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呀?”橙色头发的女孩子凑上来,围着高大的弓兵转了好几圈,上上下下地看他身上的空气。

我明明知道她看不见我却还是感到十分紧张。

老实的大英雄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照实回答,咕哒子便开始动手动脚,一只手迅速地朝我呼了过来,我仓皇逃窜,但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一个人的身上毕竟还是有点施展不开,还是被她摸到了尾巴上的球球。

“诶?!!!那是啥?!我摸到了什么东西?!”咕哒子兴奋地叫起来。

“是法老大哥的宠物,”想起自己并没有被要求保密的大英雄还是坦白了(所以刚刚没说是因为害羞什么的吗),“来,小可爱,给Master看一下吧。”

好,好吧,反正以后大概连主人都是这位大英雄的了,我听他的话大概也没错吧。

“哇!!!好可爱!!!”

我一显身形就把咕哒子萌化了,意料之中,我很淡定,没有骄傲哦。

“等等!”咕哒子的脑袋上突然亮起了一个灯泡,“大英雄……你和法老王…………?!”

大英雄惊讶地脸红了:“这,这么明显吗?!”

“所以是真的吗!”咕哒子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跳了起来。

“不,其实也还没什么……”

“那就是以后可能有什么?!”

“呃……”

“太好了!”咕哒子了然于胸地拍了拍窘迫的大英雄的肩膀,对他狡黠一笑,“包在我身上。”

?!!!她想干什么?!

但两天之内什么都没发生,除了分发给主人的“狗粮”和别的高级材料多了不少之外。

两天后,主人满级了,技能等级也高了许多,整个人都散发着太阳都无法匹敌的光辉呀!

然后他接到了请求出战的通知。

『出战!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余又可以展现余作为神之法老的武勇了啊!』

主人兴致高昂,而当我陪他走到灵子转移室门口,看见已经等候在那里的波斯大英雄的时候——

『……』

——大脑又当机了呢。

于是我只好目送急于在偶像面前表现自己的主人、强装镇定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有点紧张的大英雄、一脸奸笑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混乱邪恶的咕哒子以及其他几名从者一起进入了灵子转移室。几十秒之后,我又失去了对主人心境的准确感应,就和当初他被召唤参加圣杯战争时情况一样。

又过了不到两分钟,我感觉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怎么回事?!一定是主人那边出事情了!

如果说上次主人的心境天翻地覆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惊喜和兴奋的话,这次就是完完全全的痛苦了,是切开心脏剜出最柔软的一块肉的痛苦,是斩断经脉抽干骨髓灌入水银的痛苦。

痛苦中还蕴含着无法遏制的愤怒和迷茫。

难道说,不是主人自身受到了伤害而是……?

幸好这种痛苦没有持续太久主人他们就从灵子转移室里出来了。

呃……主人是……挂在大英雄身上出来的,就是,狠狠地紧紧地抱住,由大英雄借助身高差带着他移动。咕哒子一脸兴奋、成就感爆棚地带着别的从者迅速离开了现场。

『勇者,勇者,勇者……』

『太好了,勇者还在……』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勇者竟在余眼前自爆身亡,可怖,可恨!未经余的允许怎可再次离开余?!』

『还好……难道勇者只是在战斗中消失,回到此地又会出现……不,但看着勇者消失依然令余感到恐惧……不可饶恕……余应当如此,紧紧地抱住勇者以示惩罚!不……还不够……还应罚他将自己敬献给余才可以!』

原来如此,我从主人的心声中了解了来龙去脉,也发现了他的危险企图。再看对临近的“惩罚”毫无知觉的大英雄,表情也有点丰富呢,有愧疚,有惊喜,有心疼,有无奈,还有一点害羞。他就这样任劳任怨地拖着任性的主人一路走到了主人的房间。

“法老大哥……唔!”

大英雄刚一开口就被主人猛然推进了房间,我连忙从还没关上的门里窜进去。

下一秒主人就关上了门将大英雄抵在门上,哇,好刺激!

大概是时候表白了!

“勇者!”主人故作威严地喊道,其实他的心里乱得我都听不出他在想什么了。

“嗯……怎么了,法老大哥……?”大英雄手足无措地看着主人头顶的呆毛。

“余……余不准你再离开余!再在余面前消失了!”主人不流畅地命令道。

“诶?!!!”大英雄惊叹一声,然后眼神柔和下来,嘴角也勾起了令人安心的弧度,“法老大哥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主人脸红得不行,头脑空白地用力点了几下头。

“太好了,”大英雄抬起他的下巴与他对视,“那我接受啦。”

然后,他们接吻了。

然后,他们越吻越激烈了。

然后,他们抱在一起跌跌撞撞地向床的方向走过去。

然后……

『出去!!!』主人在内心波涛汹涌地呼唤着勇者的间隙对我吼。

于是我站在房间外,无语泪两行,一边消化着主人不但利用了我还在利用完后把我粗暴地丢开的事实,一边听着他在心里发出幸福的、儿童不宜的尖叫和喘息,当然事实上这些声音也同样从门缝中传了出来,毫不遮掩。

所以我为什么要拥有能听见主人的心声的能力???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斯芬克斯幼崽啊!!!

 

Fin.

咸鱼本鱼了hhh再次表白女神大人www新的一年要好好码字(握拳

占tag抱歉
因为……唔……大家都知道的原因……长蜂文本《天作之合》的预售要提前结束了(๑ó﹏ò๑)
非常感谢看文的和买了本子的小天使们w么么哒(。・ω・。)ノ♡

大概是印调?

想要出一个长蜂本
收录已经发布的《天作之合》(约4w字),《在晴朗的蓝天下》+番外《纹身》(长蜂部分约2.5w字 ),有可能再加一篇还未发布的文风清奇的文(如果能写完_(:3」∠❀)_)
有人想要吗?想要的请点个赞或者评论一下吧w
以及我是第一次出本 跪求各路聚聚指导 随便指点两句都好QwQ

哇 好巧啊 你也这么写

读了 @薄火 太太的《人之常情》 好久没见到和我这么心有灵犀的太太啦 文笔还超棒的
列一下太太的文和我的《没有花收的日子》的相似之处吧
1.都是以审神者视角(我用的是第三人称 太太用的是更加煽情的第一人称)写和爷爷的日常相处与交流来表现狐爷的关系,插叙了狐爷的过往(几次插叙内容的顺序不同)
2.都是爷爷先到的本丸(太太也设定的是国服没送小狐丸吧?)向审神者提供《小锻冶》以召唤狐球
3.插叙的都是狐爷初次相见和某一次分离的场景 而且太太写的也是狐爷之前分离了很久却没有点明狐球消失的具体原因
4.某些对话/情景/用词也很相似呢
嘛 不贴链接和对比图了
能和文笔这么棒的太太心有灵犀也挺开心的哦?

今天做的是长蜂的耳坠(❁´◡`❁)*✲゚*